创建网上纪念馆实时对已逝亲朋进行网上祭奠,为方便用户网上祭祀请关注【人人祭祖网】
纪念馆祭拜量许愿灯注册
已建1048栋
祷告3614次
心愿1101颗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其他方式登录
用户注册
《人人祭祖用户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现在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找回密码
请输入手机号:
短信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输入新密码:
确认新密码:
提示

注册成功,系统已赠送8

可用于本站所有消费

人人祭祖网您随身的聚福平台

让我们携手祝愿已逝的亲朋在天堂一切安好!

首页>中国骄傲>著名作家、诗人余光中自称江南人
馆长 >南京:余连海

著名作家、诗人余光中自称江南人

浏览:10250次     发表日期:2017-12-15 15:12

距离著名作家、诗人余光中自称江南人忌日还剩

  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2017年12月14日),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

  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Iowa)艺术硕士。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

  其间两度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国多家大学任客座教授。1972年任台湾政治大学西语系教授兼主任。1974年至1985年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1985年,任台湾中山大学教授及讲座教授,其中有六年时间兼任文学院院长及外文研究所所长。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

  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 。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其诗作如《乡愁》、《乡愁四韵》,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广泛收录于大陆及港台语文课本。

  2017年12月14日,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终年90岁。

  余光中与他的四个女儿:孩子,不要为自己的外形担忧,你是个独立的人

  诗人余光中去世了。七八岁的时候,第一次听他的诗。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听着听着就哭了。小孩子不懂乡愁,也不懂得船票。但知道坟墓,是死了。这个人的妈妈不在了,哎呀,好可怜……

  再后来,大了。开始懂得《乡愁》之所以那么火,因为那么接地气,也因为那么接近政治。于是开始把余光中当作一个政治诗人。

  直到读到《我的九个假想敌》。

  余光中写道:“我有四个女儿,依次是珊珊幼珊佩珊季珊。简直可以排成一条珊瑚礁。”不禁莞尔。哈哈哈,珊瑚礁!

  再读下去,原来是余老为他那几个婚恋期的珊瑚姑娘烦恼着,把未来准女婿都当做假想敌。

  余老当年也是自由恋爱的人,深知到婚恋之事“里应外合”是多么重要,但轮到自己从追女孩的人,变为女孩的父亲,他的心情是:

  “同一个人,过街时讨厌汽车,开车时却讨厌行人。现在是轮到我来开车。”为人夫、为人父,这心情矛盾的!

  再看下去,大诗人也会自己辩护,他扯出了另一位诗人、美国人纳什的劝告。

  “美国诗人纳许(Ogden Nash,1902~1971)劝我们如此。他在一首妙诗《由女婴之父来唱的歌》之中,说他生了女儿吉儿之后,惴惴不安,感到不知什么地方正有个男婴也在长大,现在虽然还浑浑噩噩,口吐白沫,却注定将来会抢走他的吉儿。于是做父亲的每次在公园里看见婴儿车中的男婴,都不由神色一变,暗暗想:“会不会是这家伙?”

  他“杀机陡萌”,便要解开那男婴身上的别针,朝他的爽身粉里撒胡椒粉,把盐撒进他的奶瓶,把沙撒进他的菠菜汁,再扔头优游的鳄鱼到他的婴儿车里陪他游戏,逼他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而去,去娶别人的女儿。”

  本来,余光中也是留洋之人,当年入读的是金陵大学外文系,去美国喝洋墨水,思想上当然是开明之人。曾经有朋友和他讨论女儿的婚嫁问题,他说自己才不要横亘中间,成为女儿恋爱的障碍。

  但在《假想敌》一文中,他还是承认自己,不过是“伪作轻松”。“我当然不很轻松,否则就不是她们的父亲了。”

  他这样写道:宋淇(翻译家)有一天对我说:“真羡慕你的女儿全在身边!”真的吗?至少目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羡之处。

  也许真要等到最小的季珊也跟着假想敌度蜜月去了,才会和我存并坐在空空的长沙发上,翻阅她们小时相簿,追忆从前,六人一车长途壮游的盛况,或是晚餐桌上,热气蒸腾,大家共享的灿烂灯光。

  人生有许多事情,正如船后的波纹,总要过后才觉得美的。

  这么一想,又希望那四个假想敌,那四个生手笨脚的小伙子,还是多吃几口闭门羹,慢一点出现吧。

  父亲对女儿们的操心,跃然纸上。这令我不禁对余光中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那就是,他写的东西,好有趣呀!

  而余光中和女儿们的回忆,不仅仅是《假想敌》,还有无数个共处的日日夜夜。在余光中旅美的时候,孩子们曾经跟他一起在美国读书居住。那段日子是余家千金们经常怀念的日子。

  长女姗姗就回忆:“那时爸爸早上开车,送我们去上学。汽车上,我们听着收音机里传出的音乐,说说笑笑,一下子就到学校了。印象最深的是冬天,外面冷得不得了,车窗外的世界一片雪白,可是坐在车里的感觉却很温暖。”

  后来,四个女儿都各有出息。长女珊珊在美国堪萨斯大学修完艺术史后居住纽约,已是一对儿女的妈妈。

  次女幼珊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返回高雄中山大学任教,留在父母身边。

  三女佩珊是留美的行销学博士,返台后应聘在台中东海大学授课,时常可以回家看看。

  小女季珊留法学广告设计,余光中所译王尔德的《理想丈夫》,封面设计就出自她手。

  余光中在《日不落家》中就写道,孩子们四散在全球各地求学,老两口每天的必修课就是看全球的天气预报。

  黄昏,是一日最敏感最容易受伤的时辰,气象报告总是由近而远,终于播到了北美与西欧,把我们的关爱带到高纬,向陌生又亲切的都市聚焦。陌生,因为是寒带。亲切,因为是我们的孩子所在。

  “温哥华还在零下!暴风雪袭击纽约,机场关闭!伦敦都这么冷了,曼彻斯特更不得了!布鲁塞尔呢,也差不多吧?”当然,假想敌也还是阻挡不住地杀进了余家的后花园。

  四个女儿都自由地选择了各自的婚姻。大女余珊珊嫁给美籍华人栗为政,后者曾任美国花旗银行副总裁。二女儿、四女儿都嫁给台湾人。三女儿佩珊的婚姻出现红灯时,余光中的态度是开明的,他不介入孩子的是非纠葛,只是祝他们各自走好。

  在佩珊办理离婚手续前,女婿特地来看望余光中夫妇,还带了一瓶酒来,与长辈道别。

  余光中很真诚地对他说:“是我们没有福气,失去你这半子。”

  为人父母,无论是假想敌来临,还是真敌人撤去,忧愁或祝福,全是因爱而起呀!

  也难怪,老父亲会在女儿都年过半百的时候,还回忆她们仍是婴童时的情景。

  “在厦门街绿荫深邃的巷子里,我曾是这么一位顾盼自得的年轻爸爸,四个女婴先后裹着奶香的襁褓,投进我喜悦的怀抱。黑白分明,新造的灵瞳灼灼向我转来,定睛在我脸上,不移也不眨,凝神认真地读我,似乎有一点困惑。”

  “好像不是那个(妈妈)呢,这个(男人)。”她用超语言的混沌意识在说我,而我,更逼近她的脸庞,用超语言的笑容向她示意:“我不是别人,是你爸爸,爱你,也许比不上你妈妈那么周到,但不会比她少。”

  再爱的孩子,她也会离你远去。就如你有天也会离她而去,哪怕再爱,也不能挽留。

分享快乐关注幸福
余光中:纪念语录打开场馆:纪念我的偶像

Copyright © 2016 rrjz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常州互念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03552号-3百度地图

文明网上祭祀 绿色网上祭奠 和谐网上祭祀 健康网上纪念

携手共建美好家园造福子孙后代

人人祭祖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