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网上纪念馆实时对已逝亲朋进行网上祭奠,为方便用户网上祭祀请关注【人人祭祖网】
纪念馆祭拜量许愿灯注册
已建1048栋
祷告3614次
心愿1101颗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其他方式登录
用户注册
《人人祭祖用户注册协议》
已有账号?现在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找回密码
请输入手机号:
短信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输入新密码:
确认新密码:
提示

注册成功,系统已赠送8

可用于本站所有消费

人人祭祖网您随身的聚福平台

让我们携手祝愿已逝的亲朋在天堂一切安好!

首页>祭祀文化>佛家文化>唐江山海南转世奇人讲述自己的前世今生

唐江山海南转世奇人讲述自己的前世今生

来源:人人祭祖网    2017-02-27 22:42     浏览:12725次

  海南转世奇人曾经轰动一时,出生于海南转世奇人的唐江山亲身讲述自己的经历。究竟海南转世奇人的前世今生有何爱恨纠缠,让我们听唐江山讲述吧。

  海南转世奇人讲述自己的前世今生。

  海南转世奇人唐江山开始讲述他的传奇经历:唐江山说:我属龙,1976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生。我现在的父亲叫唐崇进,母亲叫林顺流。现有两位哥哥,三个姐姐,二个弟弟,一个妹妹。听母亲及大人说,我出生的刚好天亮,正在做早饭。母亲说我出生是在村里的,没有钱去医院。刚生下时被一层透明的薄膜包着,好像一个盘,一块东西圆而扁的。我就在这块东西里面,挣扎着怎么也出不来。我母亲心里焦急担心极了。后来我外公来了,他用农村的俗法,取来一本书,用那书扇了3次,那块膜便破了。干是我就这样艰难地来到了人间。

  难以磨灭的前生现象

  问:你对前生的事,是刚生下来就有记忆,还是到一定的岁数后才有这些现象?海南转世奇人唐江山说:是否刚生下来就有记忆,我现在很难说清楚,大概是3岁时就有了印象,后越长大记忆越清楚。6岁那年达到了最高峰。现在长大了,没提这事,没什么,一有人提起这事便非常清楚。但有些与6岁那年对比,淡忘了许多。比如儋州话,我是在三四岁时便会说的,不磨这个地方不讲儋州话,没人对话。我去儋州前生的家里,亲临其境,儋州话讲得非常流利。当时我是用儋州话与前生的亲人对话的,使许多人大惊失色。现在我也会讲儋州话,不磨这里没有一个人会讲。但是自我感觉,现在讲儋州话比不上6岁那时讲得好。

  前世刀枪疤痕犹在

  听大人说,我从三四岁时候起,就曾多次对父亲说,我不是这里人,我的家乡是临近港口的,我不是东方人,我是儋州人,名叫陈明道,家居儋州新英镇黄玉村,我知道父亲叫三爹。黄玉村附近有一个村叫xx村,这两个村人多地少,经常因土地纠纷而动武械斗,械斗打架时用刀用枪甚至用手榴弹。以前两村结仇恨深。我是被xx村人打死的。不过这次打死不是双方械斗。

  1967年9日的一天,我当时是村里的共青团支部书记、民兵干部,那天因我们村的碾米机没有油,我们八个人外出买柴油。外出前,村里的父老叫我们回来时要走小路不要走大路,我们不听,想不到会被对方打。回来的果然被对方袭击打死了。八个人中死了六个,另外一个逃回村,一个重历。我被击中脑后一刀,左腹一刀,左后背一子弹从接近左腰刀伤处通过。我在不磨出生时,据大人说头部没有疤痕,但左腰刀伤疤痕清晰可见。这些疤痕至今还隐约可见。说完,他解开衣,我细看左腹部,果然隐约可见刀伤痕迹。

  海南转世奇人讲述前世今生:隔世寻亲心似箭

  这些印象大约三四岁就有了,但到了五六岁时,我有一种预感,母亲已不在人世,但父亲还在,已成了孤独的老人。因为我前生家中有二位姐姐、二位妹妹,只生我一个男的。这时姐姐妹妹都已出嫁,我感觉到父亲处境非常艰难。于是决心去寻他,这时家乡环境情况非常清晰。

  记得5岁那年,新英镇有一位阿姨到我们村搞生意卖小商品,我听她说儋州话,我便用儋州话对她说我是新英人,家往黄玉村,要求她带我去黄玉村。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带我去。我一直追她出不磨村口。

  到6岁那年,我便向我现在的父亲提出要去儋县新英镇黄玉村找我前世的父亲三爹。但因我那时才6岁,年纪实在太小,大人不相信我的话,父亲骂我说:你怎么认路去?我说我认得。但父亲仍不肯带我去,于是我耍起小孩脾气。我整天睡在房间哭泣,不吃任何东西,也不与他们说话,一连几天后,父亲唐崇进屈服了。他怕我出事,大概也是经过与村里的父老们商量后,他答应跟我一起去新英黄玉村了。

  海南转世奇人的前世今生:几百里路程一路顺风

  问:你父亲唐崇进同意后,他是怎么带你去的呢?唐江山说:你说错了,是我带他去,不是他带我去。我高兴极了,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我。从村里一直走至不磨路口。你这次来你清楚,从路口到不磨村有多远。车子都要走十多分钟,我当时6岁,我不累吗?但是为了见到三爹,我多艰苦都没什么感觉。

  乘车到八所后,我叫父亲买去儋州那边的车票,顺利到了那大;到那大后,又叫父亲买去新英的车票。到了新英下车后,我又带他走了很远的路,直到一条河边。以前的陈明道,就死在这附近。一到这里,心中使害怕起来。于是我叫父亲赶快乘船过河。后来我多次回黄玉村,未建桥及高速公路前,回黄玉村必经这里。每次经此地,心中便紧张不安。一过河,我就带着父亲直奔黄玉村三爹家。一路顺风,不需要问什么大人,因为我实在是熟悉极了。

分享快乐关注幸福
评论

0条评论

Copyright © 2016 rrjz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常州互念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03552号-3百度地图

文明网上祭祀 绿色网上祭奠 和谐网上祭祀 健康网上纪念

携手共建美好家园造福子孙后代

人人祭祖网

返回顶部